您当前位置 > 首页 > 警队建设 > 警营文化
【散文】我曾接触过的死囚(作者:政治部 库玉祥)
时间:2017-10-11 10:20:00    点击率:

散文:

      我曾接触过的死囚

                                                      库玉祥

    我曾在看守所工作15年,管理过数千名在押人员。这些在押人员的故事,给我提供了丰富的文学创作素材,使我对人性有了更深刻的认知,一些死囚至今仍萦绕在我的脑际。

高墙、电网、武警的岗亭,这是人们对看守所的共识。每个死囚都囚禁在这里。

每个死囚,在看守所内最后诀别生命时刻,会呈现出不同的面孔。

有的死囚为了保全性命,或否认或避重就轻地拼命抵赖自己的罪行。

强奸、杀人,身负多条人命的秦某,在刚进看守所时他就说自己的案子定不住,无论在哪个环节,他都为自己开脱。他曾在牡丹江娱乐场所引诱或劫持20余名女人到郊区,而后变态地把这些女人蹂躏完又置于死地,可他求生的欲望却是符合正常人的心理,是那么的强烈,在监室内的表现和与人所讲,均像是无辜的样子。他在监室内研究法律,并让家人找最好的律师给他辩护。然而,秦某的抵赖只不过使他在看守所多呆些时日;他在看守所多呆的时日,并没有如他所愿那样,使他的案子成为疑难案件,从而使自己能有个活口。经过多次开庭和多次补充侦察,他的罪行愈来愈清晰地暴露了出来,最终还是被执行了死刑。

“我冤枉,我没有死罪!”这是付某在即将拉赴刑场时发出的叫喊。付某是看守所的死囚当中,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他逼妻跳楼的情景至今仍清晰地呈现在我的脑海里。那时我在牡丹江爱民公安局刑警大队工作,付某逼妻跳楼的那天晚上恰逢我值班,我赶到现场得知,付妻抱着4岁的女儿从6楼的阳台直坠到水泥路面上。我走到付妻的跟前,见这个衣着破旧,面色灰白的可怜女人静静的侧卧在那,蓬散的头发遮掩着她半边脸,她嘴微张着,眼睛睁的大大的,欲向路人诉说什么。女儿被人刚送到医院,这个鲜活的生命便停止了呼吸,随母亲而去。我抬头看着10余米高的6楼,难以想象付妻携女跳楼时那毅然赴死的心态是怎样萌发的?邻居说付妻是挺贤惠的女人,付某整日喝酒很懒,两口子常吵架,但没想到付妻会自杀。我不知付妻的生活该是怎样的痛苦、悲哀和艰难,而迫使她携女同赴黄泉路!可我想,难道人生的苦难只有靠自杀来解脱吗?

就在两条生命顷刻间消失的时候,付某却醉醺醺的睡在家中。在我和同事叫了一个多小时门后,他才被叫醒。对他进行询问,他坐在椅子上东倒西歪、含糊不清地说其妻欠揍,他踢了妻两脚。在告之其妻和女儿已跳楼自尽时,他脸上没有惊骇,只是麻木地说了句:“跳楼死了。”付某的态度让我很是惊异,怎么世间还有这样为人夫、为人父的男人存在?

付某逼妻跳楼几日后,他又因琐事持刀将曾帮助过他的朋友刺死。

这样的死囚还能喊出“冤枉”二字,可见他人性中起码的愧疚和良知都丧失贻尽。

也有的死囚面对死亡显得很是从容,这种精神状态是死囚悔罪认罪后,他的个性使他别无选择地而坦然接受极刑的一种表现。

“人活着想暴富,通向暴富的渠道就象走钢丝一样,走过去就成功了,跌下来,就搭上性命,永远地栽了。我就栽了!但是现在想起,人不该冒这个险,还是平安地过一生为好。”这是因贩毒而被判死刑的蔡某说的,他说这话时挺自然,没有面对死神的畏缩与恐惧。

蔡某很遵守监规,他虽是个死囚,可他却协助政府观察别的在押人员的行为。一次放风,一在押人员暗自捡个铁片,想磨成刀片自残,他把这个情况报告给了看守所的民警,使那个在押人员的图谋能有得逞。

蔡某曾向我提出这样的要求:“你能不能在我临刑前一天,告诉我第二天将被枪决,我想体验一下我临刑时,心里将是怎样的感受。”

蔡某所说的临刑时的感受,肯定是极端的煎熬,无论这个人对生与死如何看得如何豁达,谁也说不准在那一刻他会干些什么。我最终没能满足他的要求。

杀人犯孙某,是个近50岁的地道农民。他对自己的犯罪常用这样一句俗话来形容:“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孙某之所以成为死囚,是因为他木讷和狭隘的个性所致。他在农闲时,到一家白土矿去打工,在晾晒白土时,有一同事欺负他,抢占他晾晒白土的地方,他理论不过那人,只得承受那人的欺负。可他为此对欺负过他的那人耿耿于怀。一次在单位他与几个同事喝酒,喝了会儿,他想到了自己的烦心处,便与欺负过他的那个人口角了几句,随后他又一时性起,操起把镐头对着那人的头部抡了下去……  他消除了烦心,自己却走向了不归路。

在看守所,通过监管民警对他的教育,使他认识到,人只要生存于这个社会,一生难免会遇到坎坷和挫折,这个道理使他恍然明白,自己所犯的罪行是多么的不值。可是这个浅显的道理,对于他来讲,知道的太晚了。

在监室里,他极其沉默,遇事总是宽容和退让,从这些可以看出他的思想有了很大的改变,那就是少了狭隘,多了与人为善;他的行为,从另一角度也可以看出,他的犯罪没有很深主观恶性。在临刑前,他在给儿子的诀笔信中写道:

我儿:

 我非常的想见你们一面,但恐怕是永远难以相见了,想起自己的罪过,我很痛心,我死无怨无悔,杀人偿命,自古以来就是这样,望你们不要为我感到太惋惜了。

  另外你结婚时,我欠你姜叔1000元钱,望你把钱还上,我们不能人死赖帐。你以后要对你岳父岳母好一些,常回去看看,今后他们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了。你们俩口子好好过日子,把我没见过面的小孙子养大成人,教他一定做个好人……

孙某用朴实的话语,在生死诀别之际,道出了自己对人生深刻的感悟。

死囚在没进看守所之前,大多是肆意妄为,心毒手狠之徒,他们面队金钱和情感,他们考虑的唯有自我,从而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当他们走进了看守所,一份死刑判决书展现在他们面前,一副镣铐束缚了他们的手脚,还有监管民警对他们的法制教育,他们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所要抗衡的是国家强大的法律机器,此时他们才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卑微;另外,监管民警对他们的人性化的管理,大多的死囚在对这个世界的临别之际,心态由恶趋于善,有的死囚对监管民警讲述自己的罪恶和忏悔;有的死囚甘愿献出自己的身体和器官来弥补对社会和他人所造成的损害。

死囚在步入看守所的那天起,他们的亲属便开始了生命中较悲惨的一段时光。许多亲属为死囚免于一死而竭力地奔波,在奔波之际,人性中自私的一面,使他们很少去考虑死囚的罪不容赦之处;当死刑已成定居,亲属内心的痛苦并不亚于死囚绝望的心态。在死囚被拉赴刑场的那一天,亲属只能站在看守所的门口,用眼睛和手势与死囚道一番生死离别,这别离的一瞬间,从亲属的角度讲,是他们人生中不幸的一幕。

一个死囚在放风时,望着蓝天下自由飞翔的鸟儿,不由地自语道;“我要是像只鸟儿,能飞跃这高墙该有多好哇。”这是死囚无法实现的期盼。

每个死囚被法院拉出去执行死刑时,我都在看守所高墙内那通向外界的铁门处若有所思地伫立。我总在想:人们无一例外地谴责和憎恨犯罪,对犯罪称之为愚者的行为,这只是一个方面的认知;从另一角度讲,当今的社会,犯罪正日趋高智商化和职业化。如我们从犯罪主体的心理、生理、家族史和遗传学上追寻,加上文化教育,社会矛盾,人类自尊等角度去剖析,或许能从简单的谴责和憎恨中升华,对犯罪得出较深刻的认识……  

我们在此暂且抛开一个人的素质和觉悟及其它的因素,从一个简单的方式去看待犯罪,若一个人能单从自身的角度制约自己,抑制有可能产生的犯罪欲望,和抵御有可能导致犯罪的诱惑,多从自己的生命、前途、亲情去考虑,那样,走进这道铁门成为死囚的人或许会少许多。

 

                                        

 

 

主办单位:牡丹江市公安局
牡公网安备231000020000002号 黑ICP备09024617号
地址:牡丹江市东安区江南新区乌苏里路
公安网站标识码:2310000046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艺通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