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 首页 > 警队建设 > 雪城警英
【缅怀牡丹江公安英烈】追忆陈业勇
时间:2016-06-23 18:38:30    点击率:

(因公牺牲的牡丹江市公安局爱民分局大庆派出所教导员 陈业勇)

编者按

清明忆英烈,忠诚铸警魂。2016年清明节之际,市局政治部宣传科联系到多位牡丹江公安英烈家属,希望能够以亲人回忆的方式,共同追寻英雄们的光辉足迹。在活动策划之初,我们已经预料到这个话题对于英烈家属来说可能略显沉重。但是,当我们甫一拿到稿件,文字背后的分量还是沉重到让我们无法承受,市局宣传科的同志们在整理材料时数度落泪。一字一句,折射出的是公安民警在日常工作中的忠于职守、甘于奉献;折射出的是英雄模范在危急关头的无所畏惧和大义凛然;折射出的是英烈家属痛失亲人后的坚强勇敢和执着前行!“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古人言:读诸葛亮《出师表》不流泪者必不忠也,诸葛文章之所以传世千年,非以华丽辞藻,乃因拳拳真情。文采高低有别,情感真挚无价。今天,牡丹江公安”继续推出“缅怀公安英烈”系列报道,完全忠于原文,对回忆文章不做修饰,谨以此向新中国成立来牺牲在公安战线上的一万三千余位公安英烈致敬!向无数奋斗在维护稳定、打击犯罪、服务群众第一线的公安民警致敬!向支持公安工作、勇挑家庭重担的警属们,致敬!!!


追忆陈业勇

 

牡丹江市公安局阳明分局 朱利达

 

五年过去了,陈业勇生前的点点滴滴依然历历在目,当时孩子只有九周岁,对父亲的生前的工作情况不是很了解,但有一件事却一直使他引以为骄傲,是他立志理想成为一名人民警察的动力。2006年,爱民区大庆所管内了生一起杀人案件,一名女职工夜间下班回家时,在楼道内,被嫌疑人抢劫杀害,当时案件在社会引起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分局及派出所的工作压力很大,陈业勇和其他同志每天吃住在单位,挨家挨户的走访排查,两个月后,流窜作案的嫌疑人被锁定目标,当天晚上,陈业勇和同事马群开着警车,第一个发现了嫌疑人,并围堵在北安街小桥边,在抓捕过程中,进行了激烈的博斗。第二天早晨,陈业勇回家的时候,浑身血迹,运动服被血迹渗透,脸上,手上很多处被嫌疑人的凶器划伤。在清洗衣裤时,盆内的水立时被染的通红,这样反复换了五盆清水,看到这些,家人都感到后怕,尤其是年迈多病的婆婆,听他讲述以后,抱着他哭了很久。当天上午,我没有送孩子去幼儿园,直接带他去了案发的现场,地上还留着大片的血迹和撞车后的碎片,并且给孩子讲述了父亲抓坏人的过程。这是儿子最深刻的一次了解父亲的工作,父亲的英勇果敢、无畏牺牲的形象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至今,他在听说发生杀人案件时,都会和我提起他去爸爸抓人现场时的深刻记忆。

陈业勇平时是一个少言多做,行动多于言语的人,很多事情,都是在他牺牲后,整理他的工作日志时,才了解到的。在他牺牲大约一年后,派出所转来一封寄给陈业勇的信,看到内容后才知道,之前单位号召每名领导干部帮扶一名贫困山区的学生,他从未间断,默默的资助了近三年,后来通过信封的地址,才知道,在他日志里面记录的,甘肃省偏远农村的地址就是这个帮扶孩子的通信地址。

曾经,他是领导心中的好民警,群众心中的好片儿警,民警心中的好领导,父母眼中的好儿子,孩子眼中的好父亲,多年过后,每每有人提起陈业勇,依然是赞扬和挽惜。青山绿水留千古,音容笑貌依旧在。千言万语道不尽我和儿子对他的牵挂和思念,愿亡夫天堂安息。

(作者系因公牺牲的牡丹江市公安局爱民分局大庆派出所教导员陈业勇的妻子朱利达)


最后三昼夜的坚守

——追忆因公牺牲的大庆派出所教导员陈业勇

(本文为2010年陈业勇同志因公牺牲后的新闻报道)

 

他是一名人民卫士,爱岗敬业,秉公执法。他善于学习,凭着过硬的业务技能,从一名派出所民警成长为教导员。10多年来,他始终把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彰显着一名基层民警的本色。然而,年仅36岁的他,在连续工作三昼夜后突发脑干出血,永远地离开了他热爱的工作岗位和并肩战斗的战友们。

他的离去让群众叹惜、战友痛心、亲人落泪。

12月2日,记者走进他曾经工作的单位和家庭,从战友、群众和亲人的追忆中,去还原他离去前连续奋战在工作岗位的三昼夜,解读一名人民警察对事业的忠诚和坚守。



最后三昼夜:不断膨胀的时间表

 

派出所8时30分上班,11月26日早晨8时07分,陈业勇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单位。稍事准备之后,8时30分所长梁光玉组织民警召开早会,安排当天工作。陈业勇详细地记录下当天的各项工作,但这永远是一份将不断膨胀的时间表——案件、纠纷总是毫无征兆地横着插进某一个时间点,不容分说。

会后,陈业勇到派出所大厅接待一起辖区内的邻里纠纷。11时30分,他仅用10分钟的时间到食堂吃了顿饭,便又回到大厅接待群众。几十分钟后,陈业勇又赶到分局,参加消防工作会议。

下午4时,参加完会议的陈业勇刚刚回到派出所便接到报警:北安路邮政储蓄所内,郝某把银行卡遗忘在提款机内,被人取走现金。陈业勇带着民警张书宁迅速赶到案发现场进行调查,就在勘查过程中,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又传来指令:东新荣街北安移动营业厅内有人打仗;晚5时30分,卫校门卫报警:有一个男子将一名女学生拽出校门……

从卫校回到派出所,食堂饭菜已经冰凉,陈业勇和张书宁草草吃了一点后,继续询问、做笔录。“来不及热饭,还有材料等着做。”张书宁回忆说,民警的一日三餐经常是这样对付。

晚8时20分,北安派出所又将一起治安案件移交至大庆派出所。调解,取证,出警,直至深夜11时42分,陈业勇和张书宁已经都很疲惫,就坐在办公椅上闭目休息了几分钟。十分钟后,他们又带好单警装备,来到北安街东新荣街路口,进行定点巡逻。

27日凌晨3时整,定点巡逻结束。陈业勇和张书宁回到派出所,虽然很累,两人躺在床上却睡不着,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了白天接到的郝某的案件。“案子是发生在提款机前,调取监控录像应该能有点儿线索!”陈业勇说。

4时01分,二人再次出警,直至5时40分才返回派出所。在值班室内,二人和衣而眠,只睡了1个多小时,就又来到北安街大庆路口执行警车定点巡逻。8时30分,没有顾上吃早饭,陈业勇和张书宁开车前往肿瘤医院,参加安保警卫任务。此时,陈业勇尽显疲惫,他对张书宁说:“现在只要一闭眼,我就能睡着。”

中午,二人在路边小吃店吃了午饭,顾不上休息,又赶往北安移动营业厅周围对孙老太与营业员发生撕扯的案件进行调查取证;下午5时,办理完相关手续后,陈业勇和张书宁到北安邮政储蓄所调取监控录像,查看郝某现金被盗的线索,直至深夜……28日2时32分,陈业勇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此时,妻儿早已入梦。

周日上午陈业勇本可以休息,但他的值班组少一人,于是,7时30分陈业勇仍然起床赶往单位。妻子朱利达要给他煮方便面吃,陈业勇说来不及了,没吃早饭就走了。巡逻一天之后,陈业勇得知本应当晚巡逻的郑承业陪妻子去哈尔滨看病了,便又留了下来。



最后的嘱托:天挺冷的,回去加点衣服

  

晚5时55分,吃过晚饭后,陈业勇在大庆街东北高新化工厂门前与治安员汇合,开始了每天晚上的巡逻。这天与陈业勇一同巡逻的治安员是董鹏军和王永祥。回忆当晚的情况,王永祥说,当时天已经黑了,巡逻的时候,看到陈业勇揉脑袋。被问及是否不舒服时,陈业勇说自己“感觉头有点胀,不太舒服”。王永祥回忆,当晚的巡逻过程中,陈业勇一直在揉脑袋,有时候挠挠,明显看出来不舒服。巡逻到顺达化工有限公司门前时,陈业勇对董鹏军说:“头有点疼”。董鹏军让他到化工厂门卫室休息一会,陈业勇犹豫了一下说:“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每天晚6时至9时的巡逻“差一分钟都不行”。就这样,陈业勇结束了巡逻之后,晚上9点多才回到派出所。此时,民警金明利、金华在查处刚发生的一起寻衅滋事案件。随后,又有一起酒后闹事的案件需要处理。陈业勇见状便说:“帮你们处理一下,处理完了之后再走吧。”金华告诉记者,当晚闹事的是一名醉酒的女子,喝多了的人都不听劝,陈业勇赶到现场反复唠了一个多小时,才算给“唠明白”了,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10点多。

此时,民警金华、金明利正要出警。金华回忆说,当时陈业勇的难受的表现就已经非常明显了——面色通红,直冒虚汗。“一看就能看出来他不得劲儿,我说你回去休息休息吧,都干了两天了。但他还是说没事。”就这样,陈业勇守在派出所内,接听报警电话。至晚上11时30分左右,陈业勇的状况越来越差。在金华、金明利得劝说下,陈业勇才摘下单警装备,换上便装。但是此时,陈业勇变得昏昏沉沉,已经不能自己驾车。金华和金明利劝他去医院看看,他说:“不用,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

于是,民警金华、金明利驾车送陈业勇回家。在车上,陈业勇只对两名民警说了一句:“天挺冷的,回去加点衣服,晚上注意点。”随后,便不再说话。

待金华和金明利将陈业勇扶上楼的时候,陈业勇已经意识模糊。朱利达回忆说,丈夫一进家门便倒下了,倚在卫生间旁的墙上,双手半握拳,肘关节向内,全身发抖。“那样的姿势,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的姿势。”眼看着丈夫一头的汗,朱利达一边按着陈业勇的人中穴,一边喊:“大勇、大勇……”

朱利达回忆,担架工抬着丈夫下楼的时候,她清晰地听见丈夫粗重的呼吸声,感觉似乎已在弥留之际……

到医院后,陈业勇被确诊为突发脑干出血,经抢救无效,于11月29日凌晨2时30分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年仅36岁。

 


最后的印象:不能忘记的细节

 

陈业勇因公牺牲后,亲友、同事、辖区居民都不愿相信,“好好的,才36岁,怎么就走了呢?”在他们眼中,陈业勇是名办实事的好民警,不该早早地离去。

大庆派出所所长梁光玉讲,陈业勇爱岗敬业、业务能力过硬、为人厚道,不争名利,同事们都很尊重他。自1999年参加公安工作以来,他曾二十多次得到各级党委政府和公安机关的表彰奖励,其中荣立个人三等功两次,被黑龙江省公安厅授予“基层基础工作先进个人”和“三查两清工作先进个人”各一次。

民警张书宁到大庆派出所才一年多,提起教导员陈业勇,小伙子鼻子酸了。张书宁说,来到所里后陈业勇一直带着他,无论从工作和生活中都很关心他,在去世前三天还在帮他整理入党申请材料。

民警金明利说,陈业勇没架子,把同事当兄弟。他常常和大伙说,“我们是一个锅里吃饭的,要相互照顾”。同事有事需要替班、执勤等,只要找他就答应。

大庆街道办事处庆兴社区主任陶淑花眼含热泪地说,听到噩耗后她心里咯噔一下,和他熟悉的社区居民也都非常悲痛。她与陈业勇认识10多年了,相处的非常好。社区、百姓有什么事,无论他是工作、还是休假都会赶到处理,如果实在去不了也要找人处理,与百姓相处的特别融洽。

 


最后的回忆:对丈夫有爱也有怨

   

处理完丧事,朱利达的脑中全是挥之不去的对于丈夫的记忆。

1998年,牡丹江公安局面向社会招聘民警,同龄的朱利达、陈业勇都考上了。俩人就这样相识了,一起培训,产生好感。第二年,朱利达分到阳明派出所当治安员,后来到了阳明分局刑警大队。而陈业勇则分到大庆派出所当民警,一干就是10多年。

工作一年多,两人结婚,是夫妻,又是同行。对于陈业勇因工作经常早出晚归,甚至整夜不回家,朱利达能够理解。但是再怎么理解,她一个女人也希望丈夫能陪在身边。

一次陈业勇值夜班,朱利达特别想丈夫,就拨打大庆派出所值班电话,说是在北安街被抢劫了。哪知陈业勇没听出是妻子声音,说了句“我们马上到”,便挂了电话。朱利达赶忙回拨,说明真相,结果被陈业勇骂了一顿——报警可不是开玩笑的,同事已经上车要去现场了!从此朱利达再也不敢了。

“业务精通,工作卖劲,工作上的问题我有时还要请教他,但对家他付出就太少了。”特别是有了儿子后,朱利达的抱怨比以前就多了,因为孩子生活、学习要由她和父母照看。对于抱怨,陈业勇经常是默不作声,等妻子发泄完了。陈业勇就说有时间一定照顾孩子,陪她和孩子玩。“他总这样说,但从来没有时间!”朱利达抹着眼泪说道。

朱利达说,9岁的儿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三口人能经常在一起。因为工作忙,在陈业勇去世前的半个多月,一家三口都没在一起吃过团圆饭。朱利达说,11月27日是周六,她特地多做了几个菜,儿子固执地等到晚上8点多,因为“就喜欢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但当晚,陈业勇因为查看监控录像没有回家。把失望留给了儿子,也错过了最后的一顿团圆饭。

陈业勇去世后,朱利达把儿子送到父母家,儿子对她说:“妈妈,你把爸爸照片给我送来,我想他就能看到了!”朱利达对丈夫的评价是:“他是一个合格的民警,但不是一个合格丈夫、父亲。”



写在后面的话

读着英烈家属的回忆录,几度落泪。我们真的不想让他们再去回忆那刻骨铭心的痛,不想再往他们的伤口上撒盐。但是,祭奠是一种致敬,也是一种怀念。英烈们的英雄壮举与不朽精神将激励一代又一代雪城卫士,守护正义、护佑平安。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感谢英烈家属们对这次缅怀公安英烈主题宣传活动的理解与支持!



主办单位:牡丹江市公安局
牡公网安备231000020000002号 黑ICP备09024617号
地址:牡丹江市东安区江南新区乌苏里路
公安网站标识码:2310000046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艺通网络